乐目堂第三代传人王其飞与胡熙明副部长编写《中医法》

 二维码 88
发表时间:2019-07-20 21:46

   

清朝末年至民国时期,中国饱受西方列强侵略,同时西方医学也开始传入中国。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医虽然得到党和政府政策上的肯定,但苦于没有国家层面的法律保护,经常出现否定甚至要取缔中医的思潮,例如建国初卫生部两位副部长就歧视甚至要取消中医。同时,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人治、以言代法”的现象较为严重,往往某个地方党委或政府领导人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中医机构的存与亡。

     文化革命以后,1983年,在中华中医药学会春节老专家座谈会议上,老中医专家们都在讨论为什么历届卫生部的主要领导多数都不重视甚至排挤中医。这时卫生部崔月犁部长发言说:中医光靠人治是不行的,张部长支持你,你就能发展,来了个李部长压制你,你就萎缩,中医应该立法,有了法,谁来当卫生部长,都要支持扶持中医。崔部长的一席话,一下子解开了大家的心结,打开了大家的思路。分管中医工作的胡熙明副部长接着就中医要立法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提出说干就要干,要马上起动这项工作。
     过了春节就到了1984年,在卫生部崔月犁部长和胡熙明副部长的支持下,全国人大常委、学部委员、著名中医学家董建华牵头,与几个著名老中医联名向国务院领导写了一封关于要求中医立法的信。在此背景下,1985年,在卫生部中医司司长田景福同志的主持下,从全国抽调精兵强将,组建了一个5人工作班子,专门起草《中医法》。
     这个中医立法五人起草班子的组长是当时卫生部中医司医疗处处长张宏贵,另外四个人分别是时任河北省卫生厅中医处处长的王其飞、哈尔滨市卫生局中医处处长沈霍夫、上海中医学院主任何仲麟,以及湖北省卫生厅中医处处长的本人,那年我才32岁,是起草班子里最年轻的“小伙子”。王其飞和沈霍夫为老,张宏贵和何仲麟为中,我为青。我们分为起草组、资料组和案例组,中医司的徐永晖大姐负责我们的后勤和生活保障,她是建国初卫生部第一任中医科科员、我国著名名老中医李重人先生的夫人,她也是卫生部中医司的干部,是一个非常热情善良的老大姐。
     从1985开始,我们5人小组便开始起草《中医法》。当时卫生部还在北京后海北沿的清朝“醇亲王王府”里办公,七百多人挤在一个王爷的办公院子里,办公用房很紧,也足见一个王爷的办公地方之大。醇亲王的花园被用作国家副主席宋庆龄的宅院,醇亲王家眷住的大院被用作两个副总理余秋里和方毅的宅院。当时中医司也就只有不到十间办公室,有一正三副四位司领导和三个处,中医司就安排我们起草小组住在了北京中医学院东南角的一个老筒子楼里,工作和住宿都在那里,我们就专心致志地编写中医法,到全国去调研,开各种座谈会,写完了改,改了再写,征求有关部委的意见。当时国务院法制办公室的贾明如主任和我国著名法学家、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友渔等,都曾多次参加我们的座谈讨论会议。我们共写了6稿,并于1986年上报到了国务院法制办。后来国务院法制办上报到了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再后来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回复说中医立法条件还不成熟,个别部委还有不同意见,于是便搁了下来,谁知这一放就是30年。当年我们的立法工作,全部都是在胡部长的领导下进行的,他工作那么忙,还经常找我们去谈起草工作,经常参加我们在北京和外地召开的中医立法座谈会。1985年8月,胡部长在全国中医工作会议上的报告中说:“为了使中医事业的发展得到法律保障,必须加强中医的法制建设。要抓紧《中医法》的制定,争取尽早颁布实行,并逐步制定《中医法》的实施细则以及有关法规和条例,逐步使中医管理工作走向法制化,规范化和科学化。”胡部长为中医立法付出的心血和精力,应当永载中医史册。
     在这期间,我国医药卫生行业的法律法规不断出台,如《执业医师法》、《药品管理法》、《新药审批办法》、《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等,唯独中医药立法始终处于难产窘境。
     后来张宏贵同志去了美国定居,何仲麟主任前些年去世了,王其飞和沈霍夫已经90多岁,大概能看到《中医药法》正式颁布的只有我了。
        1986年1月4日,国务院总理赵紫阳主持召开的国务院第94次常务会议决定成立国家中医管理局。2月份,胡熙明副部长找我谈话,说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家中医管理局,给了71个编制,干部主要从北京地区调配,只给了五个编制从外地抽调比较强的干部进京到国家中医局工作。他们借调我到卫生部中医司来写中医法一年,实际上是准备将我调到卫生部,在考察试用我,现在他们认为我比较优秀,决定调我到国家中医管理局工作。这次调京的五个人有青海省卫生厅副厅长诸国本(后来进京后任国家中医管理局副局长)、云南省铁路中心医院副院长詹文涛(后来进京后任国家中医管理局医政司司长)、我(来京任国家中医管理局医政司处长)、黑龙江省祖国医学研究院副院长李大宁(来京任国家中医管理局科技司处长)、成都中医学院教务处长谢克庆(来京后不适应北京的生活,自己要求回去了)。我感谢胡部长的知遇之恩,在三月份调到卫生部中医司,7月20日,国务院发出《关于成立国家中医管理局的通知》。10月,国务院任命卫生部副部长胡熙明兼任国家中医管理局局长。 12月20日,国家中医管理局开始对外办公,我也由中医司转入到国家中医管理局。
   
                                                                              陈珞珈
                                                                          2014年12月28日


前期合作咨询:4000-577-112
后期经营支持:010-86466441
开店咨询
您的姓名
您的手机
*
验证码
 换一张
*
立即提交